認識台語

簡易發音
簡易單字
簡易語詞
簡易異讀
通用序文
通用範例
通用a部
通用d部


[序文]

  臺灣話在臺灣已經使用了數百年,甚至數千年,從來沒有受到政治迫害。但從西元1945年日本戰敗之後,國民黨政權對本土語言開始全面性的封殺及迫害,逐步禁止使用除了北京話以外的臺灣話(包含臺灣通行過的客家話,原住民話),這些本土語言無一不在禁止之列。近六十年來,原住民話已經在存亡的邊緣,客家話除了在桃竹苗及高屏的客家鄉鎮之外,都會區的客家話似乎在慢慢消失之中,鶴佬話也在逐步走向衰亡。外來政權要消滅一種本土文化,則須先消滅他們的母語,這是一種何其惡毒的罪行。現在,全臺灣的本省籍年青人,都快忘記他們的母語,只會,也只肯,用北京話與朋友家人溝通。幸而,大部份有臺灣意識的年長臺灣人,都有一份傳承歷史文化的責任感,在政權和平轉移之後,臺灣人終於才開始覺醒,要救臺灣及臺灣話只能依靠自己,並領悟到那些不認同臺灣的統派外省人,是巴不得臺灣話早日消失。現在母語教學開始施行,臺灣話也許有喘息的機會,但絕對無法恢復舊狀,只願臺灣話不會從臺灣消失,這才是臺灣人之幸,否則我們這一代的臺灣人,實在愧對祖先,無法向歷史有所交待。

  廣義上說,臺灣話應包括客家話,原住民話及鶴佬話,不過單從編寫通用臺語字典的立場而言,僅能依狹義的觀點來界定鶴佬話為臺語。依使用語言的習慣及傳統,認為臺語已是目前在臺灣使用較普及的語言,僅次於北京話,所以稱之為臺語,實無任何意識形態的爭執。編寫字典的主要目的是要讓臺語能為全臺灣國民所接受,並能正確地聽,說及使用臺語,所以將編寫字典所秉持的三項原則,述明如下:

(一) 發音正確,易學
  字典選擇了通用拼音及金留六調(取義金語永留)來標注臺語,是要使臺語容易使用及流通,編者學過英語,日語及德語,感受到通用音標的方便性及相容性,金留六調套用注音符號的五種聲調,使得臺語聲調正確,完全沒有失誤。字典的這種嘗試一定會有傳統學者的反對,但編者畢竟是站在改革的一邊,相信這是主流方向。對於臺語的南腔北腔調不同,臺語的拼音及變調,字典都逐一說明。

(二) 使用漢字的問題
  每一種語言都是活的,一定會與四周相關的語言交流及借換,而字典的全部字詞都可以用家用電腦鍵入及傳送,為了達到能透過電腦及網路與他人交流。一部份不儲存在電腦Unicode字元編碼中的臺語專用字,即所謂有音無字的臺語,只能借用其他的漢字來使用。在這種情況下, 這些代用字,除了造字或以拼音字母替代之外,別無他途, 將來一定要由政府公權力介入,解決代用字的問題,否則將會引導造出更多的新漢臺語字,引起更多的論戰。編者預測,也許會導引臺語走向漢字與拼音字母混用的模式,正如日本一樣,但這無關任何媚外心理,惟有如此才能解決臺語借用字的困境。臺語的許多專有字彙,流失相當嚴重,並受北京話相當程度的負面影響,只能儘量將這些字詞找回,標注音標及聲調,再一一編入字典之中,能恢復多少算多少,更希望社會賢達能共襄盛舉。

(三) 電腦與網路
  透過使用電腦與網路,擴大臺語的流通,進入一個新的領域,終久會演化成臺語須與電腦及網路結合的新趨勢。現在只要使人人都會講也都喜歡講臺語,則拼音系統的選擇會自然解決。電腦與網路是一種學習臺語的工具,可以幫助讀者來淘汰那一些不合乎時代潮流或背離民情習慣或不易鍵入電腦或無法上網的拼音系統,未來的十年,臺語就須面對這個壓力。

  字典的出版,前後共須三年,上冊(A到K部份)承臺語界先進黃元興醫師校對,及吳國安先生指導,才能使得內容更加完善,及早日出版,在此致謝。內人沈純美自始至終的幫忙及小兒剛志支援設計電腦程式,才使上冊字典得以順利出版,至於下冊字典,則預期能在明年年底出版。

  期望有更多臺語先進能投入及推展,能夠像字典使用金留六調的原意,臺語可以永遠留存在臺灣,不至於從這個美麗島嶼上消失無縱,這才是編寫字典最大的期望。以個人單薄的智力編寫字典,純是不自量力之舉,錯誤及私見,當然在所難免,還請各界先進不吝指教。

編著者 吳崑松
2002年9月30日, 於臺北市